live173影音-想當增城「網紅」?靠顏值靠情商還要靠潛質!

live173影音-想當增城「網紅」?靠顏值靠情商還要靠潛質!

live173影音「直播吃飯月入過萬」「主播天價轉會費」、土豪們擲千萬「送禮」……在網絡直播圈子,不時出現此類話題引人關注。記者近日走訪了解到,目前,增城從事網絡直播的主播有40餘人,年齡介於18歲至30歲之間,主要為在校學生,超過一半的主播出生於1990年後,月收入在數百元到3萬元不等。

…網絡直播的內容多是唱歌聊天,而非人們想像的搔首弄姿。

「不可否認,顏值是我們篩選的第一條件。」增城本地「網紅」經紀人星休說,他們會到增城各所高校挖掘資質較好的新主播。記者了解到,在「網紅」經紀公司中,泛娛樂類的主播占主體,也有遊戲、化妝、美食、穿衣搭配、戶外等其它主題類的主播。

相比於其它類型的主播,提供輕鬆愉快氛圍的泛娛樂類直播更容易上手,更能吸粉或吸金,所以「網紅」經紀公司會更青睞高顏值、會說話、能隨機應變、能逗粉絲開心的主播。「我們想找的主播,學歷要求不高,重要的是顏值和情商,畢竟公司的收入要靠主播創收。」星休解釋道。

記者在走訪時看到,供主播做直播的主題房間,裝修風格根據主播風格而設定為少女粉色系、清新文藝風、書香風格等。現場布景相對簡單,但透過直播平台的介面看,效果十分好。

有些主播長得很漂亮,才藝也好,但不能馬上創造效益。「網紅」經紀公司除了教主播們與粉絲聊天「話術」、處理冷場情況方法和妝容衣著打扮外,經紀人也特別關注主播的心理建設。

目前,增城的網絡主播以在校大學生為主,女主播占9成,基本上容貌姣好,略懷才藝。主播「初戀」因為長相頗有「二次元」感,十分可愛。她直播的時候,也曾有粉絲對其品頭論足,甚至留言說「長得丑」「唱歌難聽」等,但她都通過自黑、開玩笑等方式,巧妙應對。同事們認為「初戀」是較有潛力的主播。

網絡主播的收入一直被人津津樂道。網絡主播的吸金能力真的很強嗎?

「其實,當網絡主播很辛苦,大家只看到有人做網絡主播年薪百萬,卻不知道有的主播連幾百元都賺不了。」星休說。

網絡主播的收入,除了基本工資外,大部分靠從網友花錢購買的虛擬禮物中提成,被贈送的虛擬禮物越多,報酬就越多。

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目前增城40多名網絡主播中,月收入超過1萬的有7個,最拔尖的一名主播月收入超過3萬,過半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新主播則基本上從每月收入幾百元的成長期做起。「我們主播的更新率很高,就是因為有很多人過不了成長期,而且招募的大多數是學生,他們沒有社會壓力,不願意堅持做下去。」星休說。

主播biubiu是廣州華商職業技術學院的大三學生,每天直播兩場兩個小時的脫口秀。為了更好地直播,只要空閒下來,他就會看時事新聞、背段子,學習其它直播平台主播的直播經驗。

從事直播工作5個月的biubiu,直播平台的粉絲有2000多名,月收入合計在2000至3000元之間,在公司中算是收入較低的。biubiu雖然長相帥氣,主持風格也相當活潑靈活,但對於一名主播而言,影響其收入多少的因素,顯然是複雜的。

另外一名主播熙熙是廣東財經大學華商學院的大四學生,做主播8個月粉絲1萬多名,最擅長的是聊天談心,走的是溫柔、貼心的走心路線,月收入超過1萬元。「大概是因為我在用心聽他們說話,所以我的直播間氛圍很溫馨。」她說,她的粉絲很願意送禮物支持願意傾聽他們心聲的女主播。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不少街坊以為網絡直播行業就是女性在直播間裡搔首弄姿,以「色相」慰藉單身男人來獲得收入的不堪行業。甚至有網友說,提起主播就想起「快播」。

事實是否如此?記者通過走訪了解到,正規的網絡直播公司對網絡主播有嚴格的要求,如不允釭蝦蔡璁蝒A、不允頂R蹈表演等,若有違規,用戶可以投訴、舉報,一旦核實,房間將被永久封號。「主播每天的工作內容其實是坐在鏡頭前給粉絲們唱歌聊天,勤奮的女主播每天可能需要直播7、8個小時,高等級的女主播大概為3、4小時,在唱歌間隙,也會表演脫口秀、模仿等才藝。」星休說。

「主播想在節目裡跳舞,必須提交申請,並寫明要跳什麼類型的舞蹈,經過審核,才能跳舞。」星休透露,目前,除了YY平台可以申請「跳舞直播間」外,其它直播平台暫時不能進行舞蹈表演。對於建立專門的「跳舞直播間」,他解釋說「是為了方便管制,畢竟一些舞蹈相當性感,具有誘惑性」。他還透露,目前相關部門、網站對網絡主播管理嚴格,一旦涉黃,主播將立即被解約,經紀人也會吃一筆大罰單。

網絡主播的生活相對自由,每天只直播幾個小時,聽起來似乎很輕鬆,動動嘴巴就能賺到錢。但其實不然,一個網站上有成千上萬名主播,網友又容易喜新厭舊,競爭壓力絲毫不亞於任何一個行業。為了維護粉絲、保持名氣,避免被殘酷淘汰,主播必須努力提高自己的才藝水平,以獲得粉絲的認可。

「一個主播的成長期是2—3個月,一些人真的通過做主播實現了音樂夢。」星休表示,現在有很多節目會直接從人氣主播中尋找參賽選手和節目嘉賓,一些主播真的走到幕前,實現了自己的音樂理想。

「如果我們公司的主播有潛質,我們也會花力氣去打造他。」為了增加主播的曝光率,公司也會挑選部分優秀的主播參加綜藝節目的錄製。

然而,像其它行業一樣,能夠走到金字塔頂端的主播畢竟是少數的。大多數主播是兼職的。或釩傶禶Q像,一名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在直播平台上竟然有著數十萬的粉絲,這是星休身邊的真實案例。

「其實一個主播能不能走得長遠,取決於他的潛力。」星休認為,網絡直播對一個主播而言,只是生活與工作的一部分。「在直播平台上,不乏有些上了年紀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這其實更多的說明了網絡直播的多樣化,只要你有特色、有特長,你就能到這樣的平台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