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犬:「我拼盡全力救你,請別害我狗命!」

搜救犬:「我拼盡全力救你,請別害我狗命!」

我叫小虎,一隻德國牧羊犬。今年是我來到人間的第十四個年頭。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我已經邁入了老年狗的生活,但我並不是普通狗,我可是只戰功赫赫的退役【搜救犬】。

救人,就是我狗生的使命。

退役後的我,被安排在了「軍犬養老院」度過晚年。儘管在這裡的生活略顯枯燥,但至少有人照顧、不愁吃喝。平日里,我總喜歡與戰友「辛巴」一起坐在草地上,回憶當年的崢嶸歲月。

就在昨天,我還是在老地方等它,等啊等,她卻一直沒出現。我還以為這個老夥計今天又起晚了呢。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它突然離世的消息。

辛巴是一隻拉布拉多犬,今年才8歲,上個月剛退役,還沒好好安享晚年就離開人世,真是令狗唏噓不已……

不過,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因為我們搜救犬常年處於惡劣的工作環境,退役時難免帶著一身「工傷」。

牙口不好、脊髓炎、關節炎、嗅覺失靈、視網膜萎縮……成了我們的晚年噩夢。因此,搜救犬的壽命總是比一般狗狗要短一些。

不過話說回來,能順利成為搜救犬並且工作到退役實屬不易。因為當上搜救犬不僅要經過萬里挑一的層層選拔,經受嚴苛的專業訓練,還要在充滿危險的救災現場與時間賽跑。

我的很多狗兄弟在篩選和訓練環節,就因為考核不過關而中途退出,還有些在執行任務的途中由於種種原因不幸犧牲。

而我,還算是幸運的。

1

還記得當時,我才3個月,牙還沒長齊,就被送到搜救犬訓練基地。聽我的媽媽說,只要能考上這裡,不僅能幫助到人類,還能享受「公務員」待遇。於是,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努力「上岸」!

後來,我經過了初步篩選,與19隻狗兄弟一起參與了追逐與撕咬的基本訓練,還有攀登障礙、箱體搜索、血跡搜索、模擬廢墟搜救、野外搜索等業務訓練。

我們每隻搜救犬都必須學會絕對的服從,擁有持久的耐性、超強的體力且對人類零攻擊。

在那幾個月的高強度培訓中,我們沒有假期,每一天都是工作日。因為如果我們休假一天,表現就會明顯退步;一周不訓練,我們就可能把學到的技能通通還給訓導員。

經過努力,我以全營第二名優異的表現畢業了。跟我同時畢業的,還有其他8隻狗兄弟。從那時開始,我正式開始了搜救犬生涯!

2

2007年,湖南塌橋事故。

我們被緊急派往事故現場進行搜救。在去現場的路上,我和隊友都異常興奮,因為那是我們第一次正式執行任務。

到達現場後,當我看到殘缺的牆壁、破碎的磚瓦和人們驚恐的神情,我的心情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從那一刻起,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使命感。這是我的第一次實戰,那種感覺跟平時訓練完全不一樣。

搜救現場環境複雜,各種噪音和人聲此起彼伏,這些無疑對我們的搜尋效率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但我們都知道,黃金救援時間只有72小時!

快點!再快一點!絕不能停!

我多休息一分,人類的損失就多一分!作為一隻訓練有素的搜救犬,我需要敏捷地穿梭在廢墟現場的各個角落,無視隨時發生的二次災害,與時間賽跑。

經過我和隊友的仔細搜尋,我們成功鎖定了4處人員受困點。為接下來搜救員實施救助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3

2008年,汶川大地震。

當時我和隊友小黑一起到現場執行搜救任務。救援的第一天,小黑的後腿不幸被現場鋒利的瓦片割傷。但它仍然強忍著疼痛,一聲不吭,繼續進行搜救任務。

是啊!我們不是寵物犬,可以隨時對著主人撒嬌賣萌。我們是身負重任的搜救犬,輕傷不下火線是我們的宗旨!

災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我們不能停!

直到小黑的訓導員在它走過的路上看到一排血跡,才意識到小黑受傷了。經過簡單的包紮,小黑又再度衝進了廢墟。

近十天的高強度工作,我們根本沒有過多的時間喝水和進食,再加上物資匱乏,我們只能偶爾吃一點壓縮餅乾充饑,然後繼續衝上戰場。

地震移平了人類的家園,把人類深埋在幾十米的廢墟下。但這並不能難倒我們搜救犬。

我們可以感受到數十米以下的生命跡象,甚至可以準確地判斷出是人類還是其他動物。這點,連「生命探測儀」這種先進設備都無法做到。

我們搜救犬靠著鼻子里2億多個嗅覺細胞以及超強的聽覺和夜視能力,在廢墟處尋覓著人類的蹤跡,但與此同時,現場大量的粉塵也被我們吸入肺中,對我們造成了永久性的傷害。

還記得當時跟我一起參加搜救的,一共有 67 只搜救犬,前後轉戰了5個重災區,連續工作10天9夜。

那場地震中70%的倖存者,是由我們搜救犬首先發現的。

由於長時間處於饑渴狀態,後來我們很多同伴都患上了膀胱結石。小黑更是因為腿部受傷沒得到及時醫治,從此走路便一瘸一拐,我們都改叫他「拐子黑」。

那次救援,「拐子黑」單槍匹馬,搜救出了15位倖存者。

4

2016年,安徽洪災。

我與老友黑豹,被指揮中心派到了最前線開展抗洪救災工作。當時年僅3歲半的它,已經參加了近百場的救援,憑經驗而論,它已經是我們隊里的「老前輩」了。

還記得當時災情緊迫,雨一直下,水位不斷上漲。最開始只是淹沒了農田,後來許多房屋都被洪水沖走淹沒。我們只能一間一間屋子搜尋,儘力拉人上船。

就在我們執行任務的第22天,水位越來越高,搜救工作越來越難。還記得當時,我與黑豹正在給受困的群眾送水與食物。

他當時告訴我說,他覺得自己的體力大不如前了。我還調侃道:「哪有,你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呢!」話音剛落,我一回頭便發現黑豹暈倒在洪水中。

經過搶救,黑豹還是沒能挺過來。看著它的遺體,黑豹的訓導員哽咽地說:「他太累了!中暑抽搐,腦水腫,發現時已來不及了……」

黑豹,希望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5

2018年,四川敘永縣突發山體滑坡。

我們搜救犬又來到了危險的前線,其中就包括了三歲的「小賤賤」。長著一張海盜臉的它,是我們幾個裡面最貪玩的。但每次有任務下來,他卻永遠是第一個衝上前線的。

其實,小賤賤原名叫「豬小賤」,它的媽媽豬豬和同胞兄弟大懵、巴庫,都是我們的搜救犬隊員。

還記得12月9日那天,小賤賤和我們幾個兄弟在零下的嚴寒環境下,開展了20多處可疑地點的搜索和排查工作,圓滿地完成了任務。

可是,就在我們準備收隊的時候,訓導員卻發現小賤賤出現呼吸不暢、咳嗽、甚至暈厥的情況。

經過檢查才知道,原來小賤賤在搜救過程中不小心吸入了劇毒物質,導致急性肝衰竭,最終搶救無效,不幸犧牲。

一般來講,搜救犬的工作年限不會超過10年,而我整整工作了12年。

2018年底,由於身體狀況欠佳,我帶著一身傷痛與疾病退役了。其實在退役之前,我還想再出一次勤,說不定能多挽回一條生命呢!

6

現如今我已經14歲了,相當於人類90歲的高齡。轉眼從「小虎」變成「老虎」,我已經跑不動,甚至連行走也開始有些吃力。

3月7日那天晚上,聽說泉州有個酒店發生了嚴重的樓體坍塌事故。我心急如焚,真希望能夠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可惜我已老態龍鍾,無法參與救援,但我仍然時刻關注著事故的進展。

在這次搜救當中,除了盡職救援的搜救隊員,我的搜救犬同伴也在夜以繼日地進行搜救。

據說,我們很多小夥伴從廢墟上下來的時候,已經直接累癱了。待休息片刻之後,它們又毫無保留地重新投入搜救工作。

聽一個訓導員說,這次派去的5隻搜救犬中,有一隻叫貝貝的搜救犬,在到達現場後15分鐘內,就救出3名被困人員。

但它仍然一刻都不停歇,儘管多次累倒在地,儘管爪子接近磨爛,儘管四肢受傷感染,它仍然堅持在搜尋的第一線。

聽說,當時貝貝走出廢墟的時候已經無法站立。它的訓導員用棉簽蘸雙氧水將它受傷的地方做了簡單的消毒處理。貝貝躺在訓導員的身旁,扭過頭,舔了舔訓導員的手,累得直接眯上了眼睛。

此刻,貝貝是一隻狗,但它比人還擔心人。

7

我們搜救犬,為了幫助人類,有的犧牲了狗命,有的奉獻了一生。短短十幾年,對人類來講可能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但對於我們狗來說,卻是一輩子。

我們為人類付出了那麼多,卻還是無法改變有些人對我們的「誤解」。

還是會有人會罵我們是「畜生」、會在不高興的時候虐殺我們、會在不需要的時候選擇拋棄、甚至會把我們端上餐桌吃掉。我們難道做錯了什麼嗎?

每個生命都應該被公平的對待。更何況,我們是為人類拋頭顱灑熱血的「戰士」啊!

請不要在需要我們的時候,說我們是英雄;不需要的時候,就將我們當成病毒的傳播者。

8

前段時間,香港漁護署發現一名新冠確診患者的愛犬低程度感染了新冠病毒。這是全世界首例狗只被確診感染的案例。消息一出,馬上有一大批人類開始不分青紅皂白地添油加醋:

「看來貓狗也會傳染病毒,真是太可怕了!」

人類真是愚蠢又搞笑!這次被傳染的狗狗只是個例。況且,狗狗口鼻內的病毒,很有可能只是跟確診的主人親密接觸造成的。說白了,狗狗只是被人類傳染,而不是被感染!

後來,經過官方兩輪的血清測試,這隻狗狗的結果均呈陰性,已交還給主人。本次「狗只確診感染新冠」案例被打臉。

所以啊,請別再隨便造謠害狗了!別忘了,當你們在殺狗丟狗的時候,還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的搜救犬,在最前線拯救著你們的同類呢!

可能有些人會說,流浪狗、寵物狗和搜救犬根本就不是同類狗,怎麼能相提並論呢?

不好意思,我們狗不分高低貴賤。

如果那些「沒有用處」的狗,就可以被人類隨意丟棄殺死,那麼,「對社會沒有貢獻」、 「自私自利」的人,是不是也不配活著?

與此同時,也請別埋怨我們流浪狗兄弟了!如果這世上沒有人拋棄它們,它們會變成無家可歸的小流浪嗎?

這樣一次次的災難,都在警示著人類,要愛護環境、保護動物!可為什麼有些人就是不聽呢?

9

回憶這些年,我們搜救犬隊伍出現在地震現場,克服餘震的危險沖在救援第一線;埋頭於各個特大火災的廢墟中,透過濃煙尋找人類生還的可能;奔跑于山體崩塌的碎石間,磨光指甲、刨裂肉墊也不停歇……

很多人誇我們是災難里的生命之光,是救援現場的無言英雄。其實,我們什麼也不是,我們只是人類的朋友,在人類上萬年的訓化與教導下,懂得愛護人類、幫助人類、保護人類。

而你們人類呢,卻只有在災難發生時才想起我們的好。

雖然事實令狗心寒,但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重新選擇,我還是會來到人類的身邊,成為一隻搜救犬,在危急時刻對人類施以援手。

我只希望,當人類在虐殺我們,甚至在食用狗肉之前,可以先放下手裡的屠刀,想一想我們狗狗曾對人類的奉獻與付出。

我多想看到綠水青山、人與自然和諧相伴,狗狗能在寬闊的草地上自由奔跑,與人類共同嬉戲玩鬧。

只可惜,留給我的時間越來越少。我的搜救犬生涯已經進入倒計時。來到人間這一趟,能夠幫助到人類,我此生無憾,只願災難不再降臨,願人類善待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