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雄難過美人關:西夏皇帝李元昊的九個女人

梟雄難過美人關:西夏皇帝李元昊的九個女人

西夏皇帝李元昊以西北一隅之地,在遼宋兩大國的夾縫中生存壯大,征戰四方。他體內像有一隻奔騰的野獸,咆哮嘶吼,精力旺盛,野性十足。他不僅要征服西夏及其周邊的羌人部落,更要佔領河西走廊,甚至要打敗遼宋,兵臨渭水,直取長安。
李元昊

李元昊在位16年,戎馬倥傯,與甘州回鶻、遼、宋征戰不休,擴地萬里,使西夏國「東盡黃河,西界玉門,南接蕭關,北控大漠,地方萬餘里」。在戰爭的間隙,他也沒閑著,個人生活也非常豐富多彩。

一般來說,精力旺盛征服欲強的人,除了喜歡攥取財富、權力、疆土之外,還喜歡征服女人。

所以,李元昊對女人也有一種不可遏制的征服欲,接連娶了九個,真是精力充沛,體健腎好。

關於李元昊的女人,史書上有不同的說法。

《宋史》卷四八五《夏國傳》記載他有過五個妻子:

凡五娶:一曰大遼興平公主;二曰宣穆惠文皇后沒藏氏,生諒詐;三曰憲成皇后野力氏;四曰妃沒移氏;五曰索氏。

不過,宋人李燾在《續資治長編》載元昊有七個老婆:

「一默穆氏,舅女也,生一子,以貌類他人,殺之;二索氏,始曩霄(李元昊後來的更名)攻氂牛城,訛傳戰沒,索氏喜,日調音樂,及曩霄還,懼而自殺;三多拉氏,早死;四密克默特氏,生子阿哩,謀殺曩霄,為鄂桑格所告,沉於河,殺密克默特氏於王亭鎮;五葉勒氏,約噶從侄。頎長,有智謀,曩霄畏之,生三子,長曰寧明,喜方術,從道士修篁學,辟穀,氣忤死;次寧凌喝(寧令哥),貌類曩霄,特愛之,以為太子;次錫狸,早死。六耶律氏;七摩移克氏(沒移氏),初欲納為寧凌噶妻,見其美,自取之,號新皇后。寧凌噶憤殺曩霄,不死,劓其鼻,曩霄因創死」

而《西夏書事》記載的另外一位沒移氏,是八個。

如果再加上沒有名分的沒藏太后,李元昊實際至少有9位后妃。

下面我們就詳細說說李元昊和他的九位后妃的恩怨情仇。
第一位:皇后衛慕氏,又稱「默穆氏」。
她是李元昊舅舅的女兒,親媽的侄女,是他的嫡妻兼表姐。

衛慕氏幼年時父母雙亡,李元昊的母親惠慈太后衛慕氏把她撫養長大。長大後衛慕氏便嫁給了李元昊,也算是親上加親。但開運元年(宋景佑元年,1034年)十月,也就是李元昊即位後的第二年,惠慈太后的家族衛慕氏首領衛慕山喜密謀殺害李元昊,被李元昊察覺。盛怒之下的李元昊把衛慕族人全部溺死河中,又用藥酒毒死親媽衛慕氏。

李元昊手捧毒酒,對母親衛慕太后下跪,說:「國法難容,難以盡孝」,衛慕太后悲憤的服毒酒自盡。

元昊對外宣稱衛慕太后病逝,大辦葬禮,追謚為「惠慈敦愛皇后」。

此時的皇后衛慕氏身懷六甲,被李元昊打入冷宮。不久生下一個兒子。妃子野利氏為了爭寵,向李元昊吹耳邊風,進讒言說這個孩子像別人,皇后衛慕氏給李元昊帶了綠帽子。李元昊大怒,把皇后衛慕氏和剛出生的兒子殺死。

《西夏書事·卷十二》:衛慕,元昊舅氏女,幼孤,育於惠慈太后。當後被弒時,氏以大義責元昊,元昊盡誅其族,因氏懷妊,幽之別宮。及生子,野利氏譖其貌類他人,元昊怒,並子殺之。

不過這個妃子野利氏最後也沒好下場,接著往下看。
第二位:妃子:索氏
索氏是党項酋豪的女兒,她嫁給李元昊是政治婚姻。西夏建國前後,李元昊與党項各大部落、各大家族聯姻,以擴大勢力和支持度。

索氏素不受元昊寵愛,心中怨恨。公元1035年,李元昊攻打吐蕃唃廝啰時失利,作戰很艱苦,國內訛傳李元昊已經戰死。

索氏高興的手舞足蹈,天天彈琴唱歌跳舞,「日娛音樂,益自修容」。但不久元昊平安歸來,索氏又驚又怕,想起李元昊對付母后和皇后衛慕氏的殘忍手段,為了不受折磨,立即自殺。

李元昊得知此事後,盛怒之下將索氏滿門抄斬。

第三位:妃子,多拉氏
估計也是政治婚姻,婚後不久抑鬱而終。不提。

第四位:妃子,咩迷氏(又稱密克默特氏)
咩米氏開始還比較受寵,但李元昊喜新厭舊征服欲強,怎麼可能弔死在一棵樹上呢?生下兒子阿理之後,咩米氏身材走樣,容顏失色,遂失寵。後來她一直獨居在遠離首都興慶府的夏州。

「生子阿理,無寵,屏居夏州王庭鎮」。

阿理長大後同情母親的悲慘遭遇,再加上李元昊夜宿佛寺與沒藏氏私通,國人認為大傷風化。阿理陰謀造反,不料被親信卧香乞告密。

李元昊下令逮捕阿理,將他身綁石塊,扔進黃河淹死。咩米氏被賜死。

第五位:皇后:野利氏,又稱葉勒氏。
她出身党項大族野利族,哥哥是西夏名將野利遇乞。

她本人身材又好長得又漂亮又有智慧,連李元昊都對她十分喜愛和敬畏。因家族的關係,她十分受寵,接連為李元昊生了三個兒子,其中次子寧令哥因為長的像李元昊,被冊封為太子。

頎長,有智謀,曩霄畏之,生三子,長曰寧明,喜方術,從道士修篁學,辟穀,氣忤死;次寧凌喝(寧令哥),貌類曩霄,特愛之,以為太子;次錫狸,早死。

但好景不長,李元昊中了宋朝的反間計,把野利皇后的哥哥野利遇乞殺死,野利家族衰落,她也逐漸被李元昊疏遠冷落。 「黜居別宮,不復相見」。

天授禮法延祚十年(1047年)五月,野利皇后被妃子沒藏氏陷害,被廢為庶人。

天授禮法延祚十一年(1048年)正月,野利皇后的次子太子寧令哥刺殺元昊,她受株連與寧令哥同被權臣沒藏訛龐處死。

說起來也是惡有惡報,皇后衛慕氏之死就是因為野利氏向李元昊進讒言導致的,最後自己也被處死。

第六位:興平公主(?-1038年),耶律氏,遼國公主。
天聖七年(1029年),李德明向遼朝為元昊請婚。1031年,遼興宗即位,為了拉攏西夏訛詐北宋,把一個宗室女子封為興平公主下嫁李元昊,同時封元昊為駙馬都尉、爵夏國公。1032年,夏國王李德明去世,遼興宗冊封李元昊為夏國王。

《西夏書事·卷11》:天聖七年春二月,德明為元昊請婚契丹。元昊先娶於母族衛慕氏。至是,德明欲結好契丹,遣使請婚,契丹主許之。

這也是一場政治婚姻。

野心勃勃不甘人下(被遼封為駙馬都尉、爵夏國公)的李元昊怎麼能滿意呢?再加上大概這個公主也相貌平平,而李元昊貌美如花的妻妾不可勝數,所以兩人感情很不好。

「公主素與元昊不睦」。

1038年,興平公主生病,鬱鬱而終,遼興宗遣北院承旨耶律庶成持詔責問。

關於她的死因,還有一說是元昊把反叛的衛慕家族滅族,並用毒酒毒死自己的親生母親衛慕太后。因興平公主了解真情,元昊為了不讓這醜聞傳到遼國,將其囚禁而死於獄中。

興平公主也是政治的犧牲品。既是遼夏之間的政治犧牲品,也是西夏內部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她的死導致了遼夏關係急劇惡化,成為遼夏河曲之戰導火索之一。

《遼史·卷一百十五二國外紀第四十》興宗即位,以興平公主下嫁李元昊,以元昊為駙馬都尉。重熙元年,夏國遣使來賀。李德昭薨,冊其子夏國公元昊為王。二年,來貢。十二月,禁夏國使沿路私市金鐵。七年,來貢。李元昊與平公主不諧,公主薨,遣北院承旨耶律庶成持詔問之。
第七位: 沒移氏
沒移氏是個不祥的女人。她帶給了西夏三次血光之災,第二次甚至導致李元昊橫死。

這位沒移氏本來是李元昊和皇后野利氏次子寧令哥(太子)的新媳婦。但在寧令哥婚禮上,李元昊見她貌美,便公公當了新郎,強行娶了她。李元昊對這位小美女非常喜歡,封她為「新皇后」,並「營天都山以居之」,為她大造宮殿。

皇后野利家族對此憤憤不平,抱怨說道:「吾女嫁二十年,止故居,而得沒移女,乃為修內。」

這話不久傳到了李元昊耳朵里,而此時又有人密告說野利家族會在寧令哥大婚當晚謀反。李元昊大怒,下令把野利家族滿門抄斬。

這是沒移氏帶來的第一次血光之災。

李元昊沒有爽多久,就遭到了殺身之禍。

本來党項人對於婚配禮法的觀念相當淡漠,比如許多游牧民族男子娶後母、娶嫂子,娶弟媳婦、娶侄女、娶外甥女,甚至娶外孫女都稀鬆平常,其實很大原因是怕女人改嫁帶走財產。

公公奪走兒媳婦,這事半截明君唐明皇也干過。千古流傳纏綿悱惻的凄美愛情故事《長生殿》、《長恨歌》,其實背後的真相是公公扒灰兒媳婦的臭事。

要是在民間,倆人的名聲早就爛大街了。但一旦染上了皇家宮廷色彩,倒成了千古流傳的愛情故事。

我呸!

這件事深刻的告訴了我們——包裝的重要性!

地位不一樣,評價也不一樣。

比如乾隆下江南,那叫風流韻事,而老百姓那叫嫖娼狎妓。

跟被唐明皇奪走了媳婦的唐朝壽王不同,西夏太子寧令哥氣不過。野心家國相沒藏訛龐(妃子沒藏氏的哥哥)趁機挑撥,教唆寧林格弒父自立為皇帝。

當時的情況是,受李元昊寵愛的妃子沒藏氏生子李諒祚,元昊愛屋及烏,想改立李諒祚為太子,廢黜寧令哥,引起寧令哥強烈的不安和不滿,父子矛盾升級。

再加上老婆被奪,皇后老媽被廢黜,自己走投無路,只能拚死一搏了。

天授禮法延祚十一年(1048年)正月十五,寧林格和野利浪烈(估計是野利皇后的族人)持刀闖入了元昊的宮殿。野利浪烈被侍衛亂刀砍死,寧林格則趁亂闖進內宮。李元昊當時酩酊大醉,見寧令哥持刀闖入大吃一驚,酒醒了一半。雙方廝打起來,寧令哥一刀砍過去,李元昊慌忙躲閃,結果被砍掉了鼻子。此時侍衛們趕來,寧令哥慌忙逃走。

《西夏書事》載:「與野利族人浪烈等於月之望日,乘曩霄醉,入宮刺之。」

第二天,元昊因失血過多傷重而死,享年46歲。

如果李元昊再多活十年,絕對夠遼、宋喝一壺的。

皇圖霸業一場夢,不勝人間一場醉。

西夏人向來崇拜鼻子,對外族人施以「劓鼻」之刑成為他們的另類嗜好。

據《西夏書事》記載,李元昊曾大敗遼軍,把被俘遼人的鼻子割掉後再放歸,以此來羞辱遼軍。

第一次遼夏之戰,遼軍大敗,遼興宗率殘部逃回。

伶人羅衣輕對逃回來的遼興宗等人說:「來來來,讓我看一看,你們的鼻子還在不在了?」

遼興宗一聽大怒,命人將羅衣輕捆了起來,準備殺掉他。

太子說道:「算了吧,這個插科打諢的伶人不是什麼重要人物。」言外之意是皇帝用不著跟這種人計較。

嘴賤的羅衣輕又說:「帶兵打仗的也不是唐太宗。」意思是皇上也不是唐太宗,打敗仗也在所難免。

氣氛緩和了下來,遼興宗就把羅衣輕放了。

如今,喜歡割敵人鼻子而且曾經割掉數萬人鼻子的暴君,卻被親生兒子割去鼻子,這種侮辱的刑罰竟然施加在他身上,真是報應不爽。

元昊又氣又怒,羞於見人,再加上失血過多,最終一命嗚呼。

李元昊一世梟雄,攻宋敗遼,疆場無敵,可父子二人竟然被陰謀家沒藏訛龐玩弄於掌股之間,嗚呼哀哉!

《宋史·夏國傳》(卷485)載:「沒藏訛龐欲以諒祚主夏國,誘寧令哥弒逆」。又說:「及寧令哥失妻,野利後被黜,母子日夜慮禍及。沒藏訛龐知其意,陰勸寧令哥作亂」。

不過,寧令哥也沒有好下場。他弒父後逃到國相沒藏訛龐家躲藏。控制了朝政大局的沒藏訛龐以」弒君罪「殺掉了太子寧令哥和他的母親廢皇后野利氏,立妹妹沒藏皇后的兒子、自己外甥諒祚繼位為帝,是為夏毅宗。

年輕人,衝動是魔鬼啊。

這是沒移氏帶來的第二次血光之災。

事還沒完……

諒祚當時還不到一歲,國政當然操控在外戚沒藏訛龐手裡,後將女兒嫁給諒祚為皇后。

本來李元昊臨終時遺命立其從弟委哥寧令繼承帝位,大臣都主張遵從李元昊遺命。

但遭到了沒藏訛龐反對,他說:「委哥寧令非子,且無功,安得有國?」

諾移賞都反問道:「國今無主,然則何所立?不然,爾欲之乎?爾能保守夏土,則亦眾所願也。」

訛龐答道:「予何敢哉!夏自祖考以來,父死子及,國人乃服。今沒藏後有子,乃先王嫡嗣,立以為主,誰敢不服!」

眾大臣唯唯稱是,遂奉李諒祚為帝,尊沒藏氏為宣穆惠文皇太后。從此西夏軍政大權操控在沒藏兄妹手中。

沒藏訛龐任國相,權傾朝野,出入儀衛跟皇帝一樣。

公元1049年,即李元昊死後次年,遼興宗趁西夏國主新喪「主幼國疑」 之機,第二次親征西夏。遼軍進至賀蘭山,擊敗沒藏訛龐率領的夏軍,追至涼州,俘虜沒移皇后及官僚家屬多人。遼興宗將他們在安置在薊州。

12歲的西夏皇帝李諒祚漸漸懂事,開始親政,要奪回朝政大權。沒藏訛龐不甘心大權被奪,密謀刺殺李諒祚。

《宋史》載:「諒祚凶忍好淫。」

沒藏訛龐兒媳梁氏(漢人)與12歲的諒祚私通,訛龐與其子察覺,密謀在梁氏寢室中設伏,等諒祚再來幽會時將其刺殺。梁氏探得後慌忙告知諒祚。

諒祚又驚又怒,決定先下手為強,立刻召沒藏訛龐父子入宮議事。沒藏訛龐父子剛一入宮,就被與沒藏訛龐有宿怨的大將漫咩領兵殺死。隨後沒藏全家八十多口都被殺。

1061年4月,沒藏皇后被廢,打入冷宮。9月,李諒祚賜死沒藏皇后。

而諒祚的情婦兼表嫂梁氏則入宮成為皇后。諒祚死後,梁皇后掌握西夏政權18年之久的。

沒藏訛龐的事告訴我們,陰謀可以得逞一時,但不能永遠得逞,陰謀家總有一天會被另一個陰謀家殺死。

這是沒移氏帶來的第三次血光之災。
第八位 沒藏氏
沒藏氏(?-1056年),即宣穆惠文皇后,出身涼州吐蕃豪門,哥哥是大陰謀家、權臣沒藏訛龐。

史書上沒有記載她的名字,影視作品中如熱播網劇《將軍在上》說她叫沒藏黑雲。劇中王維琳飾演的沒藏黑雲號稱「西夏第一美人」,一出場即艷驚四座。

沒藏氏原是西夏大將野利遇乞(也是李元昊的小舅子)的小妾,容貌極美,史書稱她「冶容無異沒藏」,即容貌上沒藏氏是最美麗的,有「西夏艷后」之美譽。

1042年,李元昊中了宋朝的反間計,殺野利遇乞(一說野利遇乞因怨恨元昊廢黜野利皇后,欲謀反,不料事泄被殺),並抄家。沒藏氏逃走,藏身尼姑庵中。

野利遇乞死後不久,李元昊知道中了宋朝的離間計,十分懊悔。野利皇后請求撫恤野利一家。李元昊派人尋訪野利外逃家人,從尼姑庵找到沒藏氏。野利皇后見自己的寡婦小嫂子孤苦伶仃,將她帶進後宮。

一日,李元昊來到野利皇后的後宮,見到沒藏氏,頓時被她的美貌吸引了,開始與她私通。

野利皇后發現後,又羞又氣,想要殺死沒藏氏,但於心不忍,只好逼沒藏氏出宮,送到興慶府的戒壇寺中,讓她再次出家為尼,賜號「沒藏大師」。

不久,李元昊得知,常常到寺中與沒藏氏幽會,對沒藏氏更加寵愛。家花那有野花香……

不僅如此,李元昊還大張旗鼓的帶沒藏氏出城打獵。

大家都知道,廝殺的時候最令人血脈賁張,腎上腺分泌加速,所以李元昊與沒藏氏在打獵時幕天席地那是常有的事。

天授禮法延祚十年(1047)二月,沒藏氏在去兩岔河打獵途中,生下一男孩,取名諒祚。諒祚寄養在沒藏氏的哥哥沒藏訛龐家中,由沒藏氏前夫野利遇乞部屬毛惟昌與高懷正的妻子撫養。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沒藏氏沒有與李元昊正式成婚,沒有名分。

1048年,李元昊被殺,一歲幼兒李諒祚即位,西夏的大權掌握在沒藏氏和其哥哥沒藏訛龐的手裡。

李元昊去世後,沒藏太后又與野利遇乞的財務官李守貴和李元昊的侍衛官保吃多私通。

在沒藏氏未嫁前,就與近畿軍六班直將領屈藏有過私情。後來屈藏奉調黑水軍司,兩人聯繫中斷。沒藏氏嫁到野利家後不得寵,常常思念並打聽屈藏的下落。後來才得知屈藏早在遼夏之戰中戰死,沒藏氏悲傷不已。

李守貴是漢人,史載其「曉儒術、喜讀書」,足智多謀,是野利遇乞的謀士和大總管。在前夫野利遇乞時期,沒藏氏遭其他妻妾欺負,李守貴趁機勾引沒藏氏,兩人開始私通。

野利遇乞被殺後,李守貴保護沒藏氏逃走,把她藏在一座尼姑庵中。

因為當時西夏人崇信佛教,所以寺院是十分安全的地方,追兵不敢隨意進入。

沒藏氏以皇太后身份執掌朝政,李守貴受到重用,全力輔佐她。二人依舊保持情人關係,也不避嫌,在宮內雙宿雙棲。

保吃多曾是李元昊的侍衛,武藝高強。李元昊與沒藏氏在戒壇寺幽會時,保吃多便擔任警戒。沒藏氏專權後,多吃已被特別選拔為近侍,曾出使遼國,使得兩國關係重歸於好,為遼夏外交立下大功。

老人言:不守婦道的女人是禍水,奸出人命賭出賊。

因為沒藏氏移情別戀,導致李守貴醋意大發,最終做出了不冷靜的事……

史書上說:「沒藏氏妖冶好佚游」,即不但好濃妝艷抹塗脂抹粉,還喜歡帶領隨從到處遊玩。

小浪蹄子沒藏氏喜歡出城打獵,尤喜夜遊。在她夜遊之地,沿途百姓必須掛起燈籠,打起火把,夾道迎送。

福聖承道四年(1056年),沒藏氏和現任情夫保吃多去賀蘭山打獵的途中,前任情夫李守貴派出幾十個騎兵偷襲,將沒藏氏等人全部殺死。

《西夏書事》說:「李守貴嘗為遇乞掌出納,寶保吃多已嘗侍曩霄及沒藏氏於戒壇院,皆出入無間。沒藏氏先私於守貴,復與吃多已通」……李守貴於是大為忿恨……

《西夏書事》載,李守貴在沒藏氏打獵夜歸必經途中,埋伏「蕃騎數十」,沒藏氏策馬先行無備,遭到攻擊,「猝戕之」。多吃己也被「蕃騎」圍而殺之。

《西夏書事》稱此事件為「盜殺沒藏氏」,並評論說沒藏氏「以君母而淫亂無度,禍直自取耳」。史書中出現「盜」、「殺」字樣,是「深貶之也」。

《宋史·卷四百八十五·列傳第二百四十四》母曰宣穆惠文皇后沒藏氏,從元昊出獵,至此而生諒祚,遂名焉。……嘉祐元年,母沒藏氏薨,遣祖儒嵬多、聿則慶唐及徐舜卿來告哀。

沒藏氏的哥哥權臣沒藏訛龐經過調查,查出李守貴系弒殺國母元兇,立刻將李守貴家「族滅」。
第九位:另一位沒移氏。
《西夏書事》記載有兩位沒移氏。

沒移氏,又稱「摩移克氏」:曾寵幸一時,為她在天都山建新宮殿,結局不詳;

沒移氏,即沒移皇后:本擬選為太子寧令哥的妻子,元昊看上自娶為妃,號「新皇后」。延嗣寧國元年(1049年),沒移氏被遼興宗俘虜,安置於薊州。

有的史書把二人混為一談,究竟歷史真相是怎樣的,恐怕早已埋沒在寧夏的黃沙之中了吧……

元昊的9位后妃,除一位幸運的早死(善終)外,其他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伴君如伴虎,不僅僅指的是朝中的文武百官,還有後宮的妃嬪們。這些妃子捲入殘酷的政治鬥爭之中,有的身死,有的族滅,想一想就令人不寒而慄。

一代梟雄李元昊,在戰場上殺伐果斷,在情場上也是敢愛敢恨,對敵人兇殘,對自己的妃子也毫不手軟。但最後他也因為女人而死。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梟雄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