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國軍力變化看國力消長:春秋初堪稱一流,三百餘年後墮落成三流

魯國軍力變化看國力消長:春秋初堪稱一流,三百餘年後墮落成三流

眾所周知,魯國是周公之後的封國,在周王國地位極為特殊。西周初時,作為周人東征主力之一,魯國曾作諸侯之長。

身為周王室最倚重的諸侯國,魯國在西周初的表現也不負重託:不但成功在山東曲阜一帶站穩了腳跟,還多次擊退了淮夷和東夷的進攻,確保了周王國的安全。也因如此,在西周時魯國與衛國、齊國並駕齊驅,號稱大國。為激勵姜太公努力征戰,周王室賜予齊國的理論封地「東至海,西至河,南至穆棱,北至無棣」,方圓達五百里;魯、衛二國也不遑多讓,是「封伯禽、康叔於魯、衛,地各四百里」。

齊國理論的領土面積雖大,西周時卻並沒有真正佔領這麼大範圍;衛國的分封,不過是在周王室二次東征成功之後,讓衛康叔撿了現成便宜;唯有四百里魯國,是伯禽及其後裔用血汗一點點拚命奪過來的土地。由此可見,在西周時魯國的軍事實力確實極為強大。

為表彰魯人功績,又念及周公功勞,當周公長子伯禽受封之際,周王室分給他「大路、大旂,夏後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還特許魯國享有天子禮樂。《禮記·明堂位》就記載:「凡四代之器、服、官,魯兼用之。是故,魯,王禮也。」

然而,進入春秋後,天下禮崩樂壞,周王室衰落、諸侯相伐。在這個動蕩不安的時代,原本實力異常強大的魯國,卻在群雄逐鹿的戰亂中逐漸走向了衰落。春秋中晚期之後,魯國在外部被齊、晉、吳等等強國輪番欺壓;在國內「三桓」逐漸控制了國政,國君被逐漸邊緣化,甚至「三桓」兩度驅逐了自家國君!

曾為諸侯之長且享有天子禮樂的魯國,在三百多年的春秋時代,是怎樣走向衰落的?

或許,從魯國軍隊兵力的變化,就可查探出魯國國力的消長。

西周初時,魯國是一個大國,也是一個軍事強國。

《周禮·夏官·司馬》記載:「凡制軍,萬有二千五百人為軍。王六軍,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魯國既然是大國,自然可以擁有三軍。

伯禽被封到原奄國舊地時,局勢還不穩固,東夷、淮夷頻繁入侵。因此,在西周初魯國軍隊應該保持著三軍規模。從《尚書·費誓》相關記載來看,伯禽時代魯國共有「三郊三遂」。所謂「郊」與「遂」,即對應鄉遂制度下的「鄉」與「遂」。鄉遂制度下,每「鄉」可組一軍,共一萬二千五百人。魯國有三「郊」,也就意味著魯軍有足夠的兵源來組建三軍。

雖然有組建三軍的實力,可並非任何時候都需要保持如此龐大的軍隊規模。在天下局勢趨於穩定後,就不需要如此多的軍隊了。

西周中期以後,東夷人紛紛臣服,淮夷更是在周厲王、周宣王兩代人大舉征伐之下徹底臣服於周,魯國周邊安全形勢大為好轉。此時,魯國再保持三軍規模,除了無端端增加民眾賦稅負擔之外,已沒有任何必要了。

所以,在西周中期以後,魯國軍隊規模肯定大大縮減。那麼在和平時期,魯國軍力大致保持在多少呢?

春秋早期,雖然在齊國打壓下魯國多次遭遇重挫,但國力還未遭到重大損傷。所以,在齊桓公回國後的頭兩年,魯國在長勺和乘丘之戰中都擊敗了入侵的齊人。可見,在魯庄公時代前後,魯國軍力仍然不可小視。

兩敗於魯國後,齊桓公啟用管仲進行徹底改革,在齊國組建起三軍,每軍一萬人。由於齊國每乘是三名車兵配備十名徒兵,齊國軍隊大致共為二千一百乘。對比齊桓公回國之初,齊國國力已不可同日而語。

為能與齊國軍隊相抗衡,魯國不得不組建起同等規模的軍隊。

《詩經·魯頌·閟宮》是歌頌魯僖公的作品,在其中有這麼一段:

公車千乘 魯侯戰車千乘

朱英綠滕 紅纓綠繩相映

二矛重弓 二矛配以雙弓

公徒三萬 魯侯徒兵三萬

貝胄朱綅(qīn) 盔上紅絲穿貝

由此可見,為了抗擊強齊,魯國也組建起多達三萬人的軍隊。但限於國家實力,魯人無法組建起足夠的車兵,只能以千乘戰車配上三萬徒兵——也就是說,魯國在每乘戰車之後配備了三十名徒兵,以徒兵來彌補車兵的不足。這種軍制,大致相當於西周軍制的兩軍。也就是說,比起巔峰時,魯國軍隊規模已縮減了三分之一。

總兵力雖與齊國相當,可魯國僅有千乘戰車,實力明顯處在下風。更為難受的是,長期維持如此龐大的軍力,給魯人帶來了沉重的負擔。

魯宣公繼位後,晉國霸業衰落,楚國強勢崛起。趁著晉人無力東征,齊國頻繁入侵魯國,對魯人施壓。沒有霸主來主持公道,魯國被迫依靠自身力量與齊國對抗。可到了公元前594年(魯宣公十五年),魯國財政就難以維持,不得不推出了「初稅畝」改革。

「初稅畝」改革的真實含義,古今學者的觀點幾乎完全對立:古代學者大多以為魯國是在藉田制「十分之一」的「勞役租」基礎上,再對農民「私田」徵收十分之一的稅,所以是增加了農民的負擔;現代學者則認為,魯人這是廢除藉田制,把「勞役租」改成了「實物租」,是改革了土地管理方式以提升土地生產效率,並未提高稅率。

以當時魯國面臨來自齊國的巨大壓力來看,廢除藉田制顯然無法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更何況,後世魯哀公在與有若的對話中曾提到,「十分之二的稅率都不足,改成徹法怎麼能行?」(《論語·顏淵》)由以上兩方面分析,「初稅畝」改革更可能是簡單的加稅,而並非改革田制。

不但如此,在公元前590年,魯國再次進行了一次改革:作丘甲。《左傳》明確指出:「為齊難故,作丘甲」。「作丘甲」的真相,也充滿了爭議。但可明確一點,「作丘甲」是為了增強魯國軍事實力,以抵禦強齊。

短短十年之內,魯國一方面對底層農民加稅,另一方面又積極擴充軍備,充分體現了弱國在強國壓迫之下的無奈。

幸運的是,就在魯國陷入嚴重危機邊緣時,晉國從邲之戰的低谷中恢復了過來。公元前589年,晉人率領魯、衛、曹等國一同伐齊,並在鞍之戰中一舉戰勝了齊國,解除了魯國的危機。此後,在長達二十多年裡的日子裡,齊國再也沒能對魯國造成威脅。

齊國威脅雖然暫時解除,可另一件事情又意外地觸發了魯人增強軍力的緊迫感。

公元前569年,七歲的魯襄公在孟獻子陪同下來到晉國,向晉悼公請求將鄫國作為魯國的附庸。魯人再三請求下,晉悼公勉強答應了。

可魯人沒想到,這卻捅了一個馬蜂窩。

長久以來,鄫國一直遭受東夷諸國的欺壓,無人敢管。現在魯國公然將鄫國納為附庸,豈不是與東夷人作對?於是,同屬東夷的邾國和莒國馬上結成同盟,共同入侵鄫國。作為保護國,魯國也派出軍隊前往營救。結果半路上魯國軍隊被邾人設伏,遭遇了一次慘敗!

在春秋早期,邾國、莒國都曾是魯國的小跟班。可如今魯國竟然被邾人打敗,軍隊戰鬥力下降之快,由此可見!這次慘敗後,魯國被嚇得主動放棄了對鄫國的保護職責。公元前567秋,莒國就直接入侵鄫國,將它給滅了!為此,晉悼公還對魯國進行了追責。

在保護鄫國一事上如此丟臉,讓魯人心有不甘。

公元前562年,季孫宿決心效仿晉國「作爰田」改革,以壯大自身。首先,季孫宿計劃將魯軍增加到三軍,「三桓」各領一軍;其次,將公室土地及民眾都分配到「三桓」門下,魯國軍隊以後由「三桓」供養,並向公室上交貢賦。

以前,魯國公室有土地、有民眾、有軍隊;「三桓」也有自家采邑、族人以及私家軍隊。如此一來,魯國資源分散在多處,妨礙了魯國軍力的壯大。效仿晉國「作爰田」後,就可把大部分資源都整合到「三桓」家族,軍隊也由三桓家族統一組建,當然能大大提升魯國的軍力。

那麼在「三分公室」改革後,魯國軍隊規模究竟有多大?

如果按西周軍制,一軍為12500人,三軍多達37500人。可在晉、齊兩大強國的示範效應下,魯國應該不會再遵從西周軍制。「三分公室」之前,魯國有左、右兩軍;車兵為千乘,意味著每軍五百乘。由此推斷,在增加中軍後,魯國軍力應該在一千五百乘上下;每乘戰車之後的徒兵數量,很可能參照晉、齊兩國,大概為十位。這樣算來下,魯國三軍總共約20000人左右。比起魯僖公之時,又減少了三分之一。

「三分公室」改革後不久,東周局勢又發生了變化。

公元前546年,晉、楚兩強達成了弭兵協議,整個東周局勢得到了緩解。在晉人幫助下,多次入侵魯國的齊國也屢遭打擊。因此,魯國外部安全形勢也得到了極大改善。因此,在公元前538年,魯國又捨棄了中軍,並再次進行了「四分公室」改革。增加中軍二十多年後又捨棄了中軍,證明以魯國國力來養活一千五百乘的軍隊確實是困難重重。

又過了數十年,連維持千乘規模的軍隊魯國也出現了困難。

公元前488年,因為魯國入侵邾國,邾國大夫派人向意圖稱霸東周的吳王夫差求援。在慫恿夫差出兵拯救邾國時,邾人就說:「魯國雖有八百乘軍隊,卻與吳國有二心;邾國六百乘軍隊,卻是君王您的私屬之軍。將私屬軍隊讓給有二心之國,請君王您慎重地考慮一下!」

從這番話中可知,春秋晚期時魯國軍隊連千乘都不到,僅僅維持在八百乘。比起六百乘的邾國,魯國還能強到哪去?

就是這區區八百乘的軍隊,魯國財政也供養不起了。公元前483年,執政卿季孫肥不顧孔子反對,強行在魯國增加田賦。

古代的「稅」與「賦」,其用途是完全不同。按《漢書·食貨志》所說:「賦共車馬、兵甲、士徒之役,充實府庫、賜予之用;稅給郊、社、宗廟、百神之祀,天子奉養、百官祿食庶事之費。」也就是說,「賦」專指軍費。季孫肥增加「田賦」,當然是為了加強魯國軍力。

在軍隊規模大幅縮減的情況下,軍費反倒要增加,這充分證明在日益惡化的局勢下,魯國的生存空間已越來越狹窄了。

西周初時,魯國是擁有三軍的軍事強國;進入春秋後,魯國也曾是擁有千乘兵車、徒兵三萬的大國,能與強齊抗衡;可到春秋晚期時,卻連維持八百乘的軍隊都極其困難,只能與邾國這樣的小國比肩。在春秋初期還堪稱一流的魯國,歷經三百多年發展後,竟然墮落成了三流諸侯國,著實令人嘆息不已。

這三百多年中,魯人並非沒有意識到危機,也曾多次發起改革,卻始終未能扭轉其命運。

為什麼在這三百多年裡,魯國始終沒能改變國運?魯人的改革為何會失效?

關鍵在於,魯國的多次改革,如「初稅畝」、「作丘甲」、「三分公室」、「四分公室」、「用田賦」等等,都沒能打破舊有公族勢力的利益分配格局。特別是「三分公室」與「四分公室」兩次改革,雖然是效仿晉人「作爰田」,但在「三桓」主導下,只是季孫氏、叔孫氏、孟孫氏三家得利,其他眾多魯人都沒能享受到改革的紅利,又怎麼可能獲得成功?春秋晚期時,參與「四分公室」的孟孫氏、叔孫氏在面對齊國入侵時都消極怠戰,更別說其他眾多沒享受到改革紅利的魯人了。

正因為歷次改革都沒能打破舊有利益分配格局,所以魯國改革再多,都不過是隔靴搔癢,觸及不到核心關鍵。在舊有利益格局完全無法動搖的情況下,魯國的改革又怎麼可能成功?在叢林法則的春秋戰國時代,改革長期不見成效,又怎麼可能不墮落成三流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