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出軌後我沈迷於被女上司潛規則~

妻子出軌後我沈迷於被女上司潛規則~

我跟妻子結婚將近九年,她是市屬某醫院幹部病房的護士,整天伺候那幫離退休的老幹部,天天被那幫老幹部的子女圍著,成天忙得是不亦樂乎。原本以為這種職業這份工作是最安穩最安逸甚至是最安靜最安全的,因為,整天跟那些行將就木到已經喪失性攻擊能力的老人打交道,不太會再受到騷擾,所以,我對妻子的這份工作也比較放心。

然而,任何事情似乎都沒有絕對的好壞,妻子自從擔任老幹部病區的護士長之後,剛開始壹切都很好,只是後來發現她越來越行為異常,總感到她的性情慢慢地也變了。

事情的前因後果我不想說,我不願意再回憶那段慘痛的經歷,壹想起妻子出軌被我堵在床上雙雙捉奸時的那齷齪的壹幕,我的心就像被壹座大山壓著似的,都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憋得慌又無處發泄,很憤怒又沒處出氣,我走不出這種情感困境,於是,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我們便協議離了婚。

最讓我痛恨的是,她上夜班的時候不但會跟那些有需求的老家夥上床,最多的還是跟那些老幹部的陪夜兒子上床,好幾次,我晚上去給妻子送宵夜,在她的辦公室總也見不到人,打電話給她不是說在手術室,就說是在跟醫生開會診會議,所以,我都是放下宵夜不加任何懷疑就回家了。

有壹次,也許是他們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在她的辦公室幹起那事來。那晚,我送宵夜到她辦公室,還沒進門,就聽見壹個女人在大聲呻吟,我壹進門,或許是嚇著她了,只見壹男壹女衣冠不整驚魂未定尷尬地呆立壹邊,我仔細壹看,那女人不正是自己的妻子嗎?只見她低著頭壹臉尷尬正在拼命地把內褲往上拉,等她擡起頭看見是我,瞬間就呆若木雞了。

壹剎那,以前外面的風言風語和我內心的所有懷疑全部被證實了,我拿起手中的飯盒向那個男人的頭部砸了過去,滾燙的餛飩湯撒了他壹身,把他燙得壹聲聲的慘叫,然後就倉皇逃竄了。我把門踢上,正想揮拳揍這個不要臉的放蕩女人,卻看見了妻子那壹臉的風騷,再看她那衣冠不正的放蕩樣子,我壹下子就來了勁,接替那個男人繼續做了那件事情。這是我跟她的最後壹次,也是我內心憤怒的最後爆發。

妻子下班回到家裏,自知自己有錯在先,不敢跟我說話,不管我怎麽質問,她都是沈默以對。然而,沒想到的是,我質問她還沒有消氣的時候,她竟然從沈默中爆發了,對著我劈頭蓋臉就是壹頓數落,又說我平時懶於床事,又誣蔑說我在外面也有其他女人,還說我根本就不懂得壹個女人最需要的是什麽?竟然還把我說得啞口無言難以回擊,最後,她竟然還脫口而出說是被我破壞了她的好事。這是壹個什麽樣的女人,自己在外面偷情被老公發現,竟然還那麽振振有詞,竟然還把老公當成了她眼中的罪人?

以前,外面風言風語說我妻子事業有成完全是靠陪睡而來的,我壹直不信,總覺得醫院那種地方女人比較多,女人多,是非肯定也多,而且,我跟她談過這方面的風言風語,她也讓我不要相信,因此,這些年來,我壹直像個傻瓜壹樣被她蒙騙。

妻子出軌後,我整個人就像失魂落魄壹樣,工作上也沒有了激情,下班後常常壹個人喝悶酒。有壹天,我又在單位邊上的小酒店喝悶酒,正好被單位的女上司看到,於是,她就走了進來對我噓寒問暖,由於我們倆過去關系壹直比較好,工作上配合也很默契,平時我工作上遇到什麽問題,她也會幫著我壹起想辦法解決或者陪著我壹起度過難關。因此,她過來很自然地就坐在我的對面,拿起酒杯跟我邊喝邊聊。我心裏對她是不設防的,所以,就把妻子出軌的事情詳細敘述給她聽。

女上司跟我年齡相仿,現在,她是單身壹個人。前些年老公在外面玩女人還被警察抓了現行,結果,還被查到了經濟犯罪的問題,關鍵是他貪汙和受賄的錢全部給了包養的小三,因此,她很憤怒,所以就離婚了。

由於有共同的話題和共同的遭遇,兩人邊喝邊聊邊流淚,壹直喝到小酒店要關門了,在店員多次催促下,兩人才搖搖晃晃攙扶著回家。

也不知是不是她叫的出租車,司機把我們送到了她家樓下就開走了,而我也喝懵了,就稀裏糊塗地跟著她進了家門,壹屁股坐在沙發上動彈不得。稍事休息,大腦開始慢慢恢復了記憶,於是,我就想壹個人回家,而她則拉住我說,都喝成這樣了,壹個人回家不安全,還是再等等吧,等酒醒了以後再走。於是,我們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東拉西扯地瞎聊天,慢慢地就了解到了夫妻的那點事,我則很沮喪地說,我們都已經很久沒有做那種事了。

我剛說完,她的身子就靠了過來,緊緊地貼著我,壹邊還用手撫摸我的肌膚和撥弄我的咪咪頭,時不時地還碰壹下我的下身,“想不想體驗壹下那種感覺啊?我可以陪妳啊!”看著她壹臉的騷樣,我壹時就沒想再控制自己,結果,我就還真的是被妻子說中了我在外面也有其他女人。

妻子出軌,而我卻被自己的女上司潛了規則。有相當壹段時間,我雖然時不時的跟女上司纏綿非惻,但我的內心世界真的很迷茫,也想跟不守婦道的妻子離婚算了,可是,壹想到自己其實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就又感到自己不再是那麽的理直氣壯。

最讓人傷心的是女上司的情人很多,我只是她的其中壹個,因此,她曾很明確告訴過我,兩人在壹起玩玩可以,但絕不可能收心跟我結婚,假如我壹直盯牢想要跟她結婚,那麽,我們之間只能是斷絕關系,以後就算想玩壹下都是不可能的了。

然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我最近才調查清楚的,原來,女上司和那個跟我妻子在醫院裏玩出軌的男人也是情人關系,自從上次被我撞見並揚言要去紀委告他以後,他們就設計了這出美人計來誘惑我,也怪我自己定力不夠,那麽容易就上了他們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