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跟充氣娃娃做愛一樣!?!?

就像跟充氣娃娃做愛一樣!?!?

高先生以「心不在焉」這句話來形容自己和老婆在過去一年中的性關係,他說老婆會親他根本是在敷衍了事,她的撫摸很制式化,在家裡穿著邋褟,上班時卻刻意打扮。

儘管老婆在床上還是「有表現」的,但卻沒有讓我感覺她的投入,儘管過程中她是配合我。不過,看她的樣子,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心態是拒絕的。

多希望可以從老婆身上得到一絲溫暖

他多希望可以從老婆身上得到一絲溫暖,但老婆卻說他性慾太強。高先生發現自己跟老婆的距離愈來愈遠,他開始會在做愛時倉促了事,害怕自己是不是做了甚麼事讓老婆討厭,這樣的結果反而讓他們的心愈來愈遠。

就像跟充氣娃娃做愛

高先生跟我這麼說。「老婆看起來好美,也配合我的動作,但她根本心不在焉」。

高先生對自己跟老婆漸行漸遠感到生氣,但他從不敢讓老婆知道自己內心的掙扎與恐懼,他以為那樣做只會讓狀況變得更糟。最後,高先生因為無法忍受日漸增加的不安全感,就來找我諮商。

不知道自已要什麼

我建議她下周讓她老婆單獨過來,做了一些簡單的了解後,我和高太太直接進入主題…

「所以,你認為這樣做對妳先生不會造成什麼傷害,是嗎?」我說。

我多希望能告訴她,高先生根本知道她在假裝。不過,我把這件事導引到她自己身上來。

「你認為這樣假裝對妳不會造成傷害嗎?」

老婆笑了笑,偷偷把視線移開,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當時我恍然大悟,不管她在先生面前如何表現,不管她在床上如何巧妙地應對,不管她的美有多麼自然,但是她在性方面缺乏真正的自信,她只能裝腔作勢。8922918_M

「在這些互動中,你自己的感覺在哪裡?而且,你想要什麼?」

「我只知道我有能力可以讓我老公多愛我一些」高太太說

「你講的是證明、不是能力」,我說。

「那麼,你知道自己要什麼? 你需要什麼? 你渴望什麼? 什麼能讓你興奮? 」

高太太不安地退縮,我不發一語地坐著,等她好好理出一個答案。我希望她會講出真心話,但最後她說: 「我不知道,」她終於說話了。

這正是我要她了解的事,可是她並不知道。

雖然她很懂得性愛的技巧和抓住男人的方法,也就是,某種程度而言也知道男人要什麼,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想要增加懷孕機率 該注意什麼?

其實,她要的比較算是情感上的需要,而且對於陷入性慾降低這種困境的女人來說,通常都有這種傾向。用性來證明我是可以讓人感到滿意的,只不過這樣做只能解燃眉之需,無法長久。

我想協助老婆好好想,一個女人想除了證明自己還有魅力以外,有沒有其他因素能激起她真正的性慾,但在這之前,她必須先了解,她自己真正需要什麼??

「知道自己要什麼,你就能把能力和感覺握在自己手上,」諮商結束時,我對老婆這麼說。

「也許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是一個好的開始。